google有什么好的:浅论GFW对文化的影响

2015/10/05
我是位白内障患者,住在一座偏远封闭的小镇上。曾经年轻的我也曾双目健全,直到十年前的那天,厄运降临。对于那场震惊全村的意外,我不愿太多回忆,一方面是历史毕竟过去了,一方面也是因为记忆模糊不清,只记得一些片段——事情来的毫无征兆,仿佛一些飞虫闯入我的右眼,视线开始模糊,本来我没什么警觉,直到几个月后,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严重,右眼甚至不间断的开始失明,那些日子如同天塌下来一样,我不断的咒骂右眼,不断怨恨自己的身体。后来骂累了,医院也去过了,毫无办法。

看书时,我要眯着右眼;找东西时,我要竭力让右眼缓和帮助左眼寻找;走路时,我要左顾右盼再三确认。记得有一次我要找一篇论文参考的文献,在镇上唯一的书店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拿到了无数类似却又牛头不对马嘴的东西。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更可怕的是,我们那个镇子里,并不只有我一个人这样。我问了同伴,他们都接连出现问题。我们开始寻找原因,是我们的基因问题么?是基因导致右眼视网膜出现功能性故障?后来,我们不约而同怀疑到镇上的化工厂。

化工厂的老板姓方,他是党镇长的干儿子,是的,镇长姓党,这并不是我们镇上的传统姓氏,他是个孤儿,是党收养的孤儿。他在80年代的时候收了个干儿子姓方,后来把他培养成大学生,后来还当上教授,前几年说要自主创业,从学校辞职来到镇上,据说是带来了新的配方。我们开始寻找证据,想要上访,但通通都被拦下了,有用的证据被党镇长一手压下了。

慢慢村子里越来越多人注意到自己的眼睛有问题,但是奇怪的是大多数人息事宁人。我们几个小伙伴人轻言微,说服不了族里的长辈站出来举报方教授。日子一天天过去,渐渐全村人都患上了白内障,甚至,我们镇出生的孩子也都患上了白内障。孩子们从来没见过光明,在他们的世界里,色彩原本就是那么暗淡。

庆幸的是,我是镇子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还跟外面的伙伴有联系,有他们的陪伴,哪怕只剩左眼我也觉得日子还是过得下去的。我也老了,已经习惯一只眼的生活。镇里经常会开家族大会,互相鼓励缅怀——一只眼的我们也是正常人!当然我从不相信这个鬼话,但也只能聊以自慰。

现在情况更糟糕了,我们慢慢都不能上网,只能看镇子里特殊的印刷品,那天我在看白内障的研究资料时,竟然从书页里看到镇上卫生所——《论镇卫生所的白内障有效治疗案例》,鬼才信你,一例都没好好嘛,后来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印刷厂的李厂长接了广告费,在我们的书上都印上了一些东西。我想,等我我眯着眼打完这些字,也许以后再也碰不了电脑,我的日子该多么无聊。

白云,也快看不到了。

今天,有个镇上的可爱的小孩问我:‌‌“为什么县城来的小孩会有这么高的优越感?人有一只眼睛就够了啊,两只眼有什么好骄傲的?‌‌”

我笑了笑,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真聪明。‌‌”

======

以上

祝方教授长命五十八。

创建于2015-05-16

以下回答by Chaotic Good::
现在谷歌上的简体中文资料越来越少,而且不少中文资料被各种百科网站刷屏。加上国人沉溺在朋友圈微博这类自媒体。朋友圈是完全封闭的生态圈,微博不适合长篇大论,长微博其实就是数位图,alt作用有限,这两个流量入口几乎没有seo可言。对文字的传播非常不利。(大家可以试着用百度搜索‌‌“我们这一代人的互联网+kent.zhu‌‌”,排名第五是kent的微博的这篇文章在微信公众号的链接,大家自己体会下这样的收录方式是多么曲折。如果你在公众号创作,外面的人没人找得到你)

加之越来越少的人花时间经营自己的博客。碎片时间和自媒体其实是在扼杀每个人潜心书写的能力。这使得许多非官方的,爱好性质的中文资料只能在小论坛里头才能挖掘出来。而这类资料往往要么流量极低,要么在论坛内被要求高权限,不易获取。如果没有一个公正的排名算法,那么意味简体中文的传播之间被筑立一道无形的墙壁。

谷歌的优势是什么?就是消除过去各种因物理条件而阻碍文字传播的因素,让现代人更快更精准更低成本地获得相应的内容。让你在几亿人里头,在几百万搜索结果里头为你挖掘出那些宝贵的智慧。想想看非IT类的资料如果你如今无法快速地从互联网上查到,而必须去买书或者到图书馆查阅,简直是时代在倒会。仅仅这一点就非常要命了。

今天谷歌能做的产品,百度或阿里想要模仿就能模仿出来,而且因为本地化的优势,出来的产品会国人接受程度也相当之高。但是文字和服务不同,文字的传播是双向的,未来使用简体中文检索我们的外国人、华人可能会获得越来越匮乏的资料。尽管所有支持中文编码的搜索引擎都能实现简繁互换以及语义延伸或变形。但用户使用语言的背后,某种程度上代表用户的文化背景。而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如果不能跳出政策和商业的圈子,以提高精准为算法核心。外面的人一样还是使用谷歌。

科技或许可以通过高校、通过企业、通过政府间进行交流。但是文化内的传播和传承,一定是以文字或视频的方式记录、被保存被传播。(文字依然是最主要的传播媒介)而我们,其实现在是在扼杀中华文化的传承和传播。

下面举个例子:

假如你是生活在美国的ABC,喝过中国亲戚捎来的绍兴黄酒后对黄酒文化非常感兴趣。这时候你就会打开谷歌键入【绍兴黄酒】。(键入Chinese rice wine出来的结果基本都是在教做菜,因此必须看中国人写的文章)你可能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阅览了前10页的内容,对绍兴黄酒的历史、演变、发展有了一点的认识。除了官方和媒体口径外,你想具体了解某个酒厂的评价,哪款黄酒的口感时,迫切地从中国酒友的口中得知一二。因为葡萄酒,威士忌的评价在美国、在欧洲都是如此传播的。

可是你找了半天后找不到来自大陆的资深酒友的文章,可能他们不用谷歌或者不写博客吧。想说用用百度,大陆朋友用的普遍,结果酒厂网站没有维护连官方网站都找不到。

你果断关闭了百度。此时你能找到寥寥数几的中文资料可能是台湾人写的,毕竟台湾产的黄酒曾经占日本市场70%以上。也可能是日本人写的,可能是新加坡华人写的。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绍兴当地人写的。于是你只能上youtube翻翻有关黄酒的视频,除了央视当年做过的纪录片外其它视频都在论黄酒如何炒饭。上FB看看有没有黄酒的专题页面。最后大部分的资料,还是海外华人,甚至欧洲人、日本人、美国人上传的。因为大陆人基本用不了这些服务……

----------------------------------------------------------------------------------------------------------------------------------

1.

我们假设一个网站是一个点,那么自打这个网站对外发布后,这个点就存在于一个巨大的三维空间里,这个空间我们叫internet。那么墙内可以理解为有堵无形的墙存在于这个空间内,墙的内外并不方便进出。当然也没有隔绝到封闭为两个独立空间的程度。

(谷歌打造了一个空间,并保证这个空间自由且自然地存在着)

2.

只要这个点的配置没有特地禁止某个搜索引擎的抓取,那么任何搜索引擎都能自由抓取这个点。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在robots.txt写入disallow)

3.

为了让这个点尽快融入到这个巨大的三维空间里头,管理这个点的人往往会做两件事情,1)谷歌、bing、baidu,yandex等搜索引擎都会提供一个后门,让管理人提醒蜘蛛,这个网站需要被收录。2)和其它的点建立链接,单向的或双向的。这样才能由点集面,最终汇成一个立体网络。

(市面上绝大数搜索引擎的算法和优化方案都是基于谷歌的框架诞生和改进的,大家只是在努力做第二个谷歌)

4.

一般而言,小小的新点总是想和大点点或者权重高的点点建立链接,哪怕是单向的。而那些大点点往往具备一定程度的网络。而蜘蛛很聪明,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新点点。

5.

墙内的点点一样可以被蜘蛛抓到,只是效率问题罢了。但是建立这堵墙的人和帮助这堵墙的人会告诉你,世界很危险,墙内才是最安全最和谐的空间。因为被隔绝的时间长了,反正没人会特地在墙外搜索你的简体中文内容,大家基于效率或者惰性,不再主动向谷歌发出邀请。万幸的是谷歌的蜘蛛很聪明,总是还能找到你,时间问题罢了。

6.

10年过去了,20年过去了,30年过去了。墙内的点点们已经习惯了和这个平行的世界之间有条看不见的鸿沟,点点们自己也认为,反正我们不需要(墙外的)他们,他们也不需要我们。

7.

但是这个世界依然是由这个庞大的空间构成,虽然时不时有新的空间诞生,但点点们可以在这个平行的世界自由地传播。而墙内的点点,因为某种原因依旧和最大的空间有段距离。虽然谷歌的蜘蛛还在很努力地抓取。

(哪怕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他们依旧保证大陆的资料能被查阅,作为企业,他们完全有理由可以不这样做)

8.

外面的世界开始对墙内的一切倍感兴趣,他们用各种手段来研究墙内发生的一切。并以他们的文字他们的图片他们的影像记录下来。而墙内的我们,习惯了脆片化的信息消费,越来越少人耐心记录点什么,哪怕是自己一天的流水账。渐渐的渐渐的,墙外的人们想了解我们,只能从墙外的人们来认识,那些人们可能来自墙内,也可能就是墙外人的所见所闻。

同样题材的纪录片,BBC、央视和NHK的视角完全不同

9.

文化的多样性就在于它的自主性和创造性,你能在淘宝买到各种奇葩的玩意儿,因为淘宝店主是由每个个体自由建立的,林子大了什么样的店主都有。而在天猫,品类有规划、入驻有门槛、运营有考核。所以天猫的多样性无法和淘宝相比。现在的网络文化创造主体就是网民自身。

(作为用户,你可以通过谷歌认识到一个更大的,平行的世界。至少在效率上,百度等国产引擎是功利主义)

10.

很多时候是墙内的人自己不爱说话了,也习惯不说话了。

(当然,技术再牛逼国人自己不做内容也没用啦)

------------------------------------------------------------------------------------------------------------

不太喜欢答案写这么长,可是上面内容又不好删掉,委屈下大家的阅读体验了。

最后做个简单的算术题就好,大陆网民按无法使用谷歌搜索整3年来算,这期间假设每年本应该被谷歌新收录1000万页/年,3年就是3000万页。当然蜘蛛还是自动在抓取,只是主动提交的变少了。不过先不去考虑年收录页数的影响因子。

假设独创内容为1%,即100000页。也就是说每年有10万个页面在不同领域有着各自不同的独立观点。其它99%的页面皆为转载这1%。假设每个人每2个月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具有独特角度,自我研究成果的内容),那么这样的作者就有16667人。

继续假设20%的作者自己建站,剩余的作者直接使用新浪微博这类功能完全的博客网站,那么约有13000人左右即使不做任何运营和SEO,凭着平台PR依然可以被迅速收录。假设在大陆这样的博客服务商有10家,平价下来每家1300位这样的精产用户。

其他3k人循规蹈矩地经营的自己的小站点。

写到这里大家有没有发现,按照中国网民的基数和人口基数上面的假设是严重低估的。但是这几年我们的上网习惯在发生改变:1)志同道合的人聚在BBS或贴吧内,运营方为了论坛环境的维护相对提高阅读权限,论坛呈半开放状态2)微型自媒体团队集中精力在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上,即使有新内容也被锁在微信生态圈内,除非你自建网站3)绝大数的网民利用碎片时间把玩微博、微信。即使他们每天在创造自己的内容,但是这些数以亿计的内容是不被收录的。因为隐私政策和流量锁定。4)曾经的那些博客网站,基本都关闭了。如今连点点这类的轻博客也关闭了哦

so~大家觉得就算有新内容诞生,关谷歌算法什么事?关墙外的人什么事?我们被筑了一道墙,然后我们自己又在墙内砌了各种小墙~但是别忘记了哦,这个世界是平行的,你做的内容别人可能也在做哦,但是他们有语言优势有网络优势,最后他们创造的内容更易于传播



来源:  知乎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5947119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