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访问

2012/11/09

我们的网络为什么这么卡来源
国外的互联网服务遭到了空前劣化,显然有件重要的事发生了。但这事好像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们?《华尔街日报》报导,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有可能是将持续一周的中共十八大。 VPN提供商Witopia的发言人说,最近出现的干扰属该公司见过的最严重情况之列。他说,鉴于中国的全球化经济和经济增速,它显然不能将自己与全球互 联网完全隔离开来,否则其经济将遭受严重损失。可能损失已经出现了。他们似乎只是喜欢提醒每个人,他们是中国境内互联网的老板,他们将以自己的步伐与世界 其他地方融合。单位网创始人金玉米则评论说,政府目前的审查水平已经很高了,他说:我敢100%肯定地说,就像其他主要组织一样,所有互联网大公司都接到 通知,未来几周它们的平台上不能出现任何麻烦。 新浪微博解除了对几位国家领导人的关键词 屏蔽(实际上可能采用了更巧妙的屏蔽方式)。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访问来源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互联网用户发现访问外网越来越困难,甚至VPN用户也有同样经历。为数以十万计网站提供内容托管服务的CDN供应商CloudFlare证实了你的感受。 CloudFlare公司CEO Matthew Prince说,该公司工程师和客户报告从八月末开始网络访问流量从中国越来越难以流出。公司服务的一些网站此前已遭到中国的屏蔽,但此次的屏蔽看起来没 有遵循任何特定的模式。少数中国网民会借助VPN绕过防火墙,由于使用的人数不多防火墙只是偶尔会以VPN为目标进行针对性屏蔽。但如今正有越来越多的 VPN服务受到限制。VPN供应商Privax Ltd.发言人Danvers Bailieu说,该公司服务已被中国封锁,中国VPN用户找到可用服务的难度在加大。
防火墙可能采用了更巧妙的方式干扰Google搜索来源
从上周开始,使用Google香港加密搜索的用户发现,他们在点击搜索结果链接跳转时一直被卡住,一直卡了6分钟之后客户端发送RST重置,然后页面一片空白。原因可能是链接跳转使用的是HTTP链接,不同于HTTP加密,它很容易被干扰。解决方法并不难,可以采用插件如GoogleSharing将Google跟踪跳转链接还原成原始链接,或者用HTTPS Everywhere强制所有链接为加密链接。
网络反审查工具供不应求来源
《华盛顿邮报》报导, 每天有超过百万人使用美国政府资助的反审查工具绕过政府审查和监控,但开发反审查工具的非政府组织缺乏资金扩充带宽,结果导致访问速度越来越慢,中国伊朗 等地的用户经常无法使用。BBG科技服务创新办公室主任André Mendes说,他们提供的额外资金增加的带宽在短时间内就会再次被耗尽。美国政府每年在互联网自由上投资3000万美元,向投资数十亿美元控制信息流动 的政府发动一场不对称的代理人之战。然而,最近几年捍卫互联网自由的任务愈加艰难,如中国的防火墙越来越先进,而伊朗正着手建立清真局域网。BBG成员 Michael P. Meehan描述审查和反审查的战争:“如果我们要花X美元才能突破中国的防火墙,那么中国会投入100倍的X美元,转移资源填补漏洞。但一处漏洞填上 了,他们会在另一处创造新的漏洞。”
天津成为中国互联网审查之都来源
天津没有吸引到国际金融机构建立分支机构,但却吸引到国内互联网公司建立审查分支机构。 中国一些主要互联网公司则正在将其审查业务部门迁往天津, 以应对劳动力成本快速上涨的问题:优酷土豆正考虑将审查业务从北京迁往170公里外的天津;新浪微博和搜狐已把审查业务部门搬到了天津。中国政府规定,提 供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等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必须实施自我审查。分析师认为,互联网审查是一项劳动密集型业务,把这项业务迁往工资更低的地方对公司更有利。招 聘网站的数据显示,北京审查员平均月薪4081元人民币,深圳是3714元,而天津则只有2998元。
李开复认为审查能推动本地企业发展 (来源
BBC采访了(中文)前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现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李开复在采访中谈论了企业家精神、创新、审查对创新的影响。他说, “通过资助和计划,政府无法强迫或者命令产出创新。我认为目前的五年计划可能会推动中国达到韩国的级别,但是它可能无法达到真正的创新,象乔布斯和扎克伯 格引领的那些创新。审查制度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限制了人们能做的事,但是它也创造了一个环境,许多美国公司不能或者选择不进入这个市场,因此减少了 竞争——因此,市场对当地企业开放。”
每个国家都有一个互联网来源
中国最欢迎的视频网站是优酷和土豆。中国的情况展现了一个基本真理:虽然互联网被认为是一个无国界的全球数字疆域,但它不是处处相同。《The Internet of Elsewhere》一书作者Steve Prentice说,全球互联网并不存在,真正存在是190种不同的互联网, 每个政府都试图以某种方法控制公民的在线行为。互联网有物理实体,如光纤、路由器和网关,政府能够关闭或限制网络通信,这能解释中国和伊朗对 YouTube的屏蔽,对Google其它服务的干扰。政府也经常要求互联网公司移除被认为侵犯法律的内容和材料,Google的政府透明度报告显示去年 巴西政府提出了最多的内容删除请求。互联网公司也接受审查作为开拓业务的代价。在2010年以前,Google中国过滤搜索结果,遵守中国政府的审查要 求。在某些穆斯林国家,Google主动屏蔽了受争议视频《穆斯林的无知》。在互联网上,不同国家的消费者行为和支付习惯也是千差万别。
美国因互联网审查制裁伊朗来源
因为伊朗实施的互联网审查,美国国务院宣布制 裁四位伊朗公民和五家伊朗机构。受制裁的政府机构包括伊朗文化和伊斯兰指导部,新闻出版监事会,有组织犯罪调查中心,两家伊朗软件公司 AmnAfzar Gostar-e Sharif和PeykAsa受制裁的原因是监视Web流量和屏蔽Facebook、eBay和YouTube。制裁四位伊朗公民包含了伊朗通信部长和文 化部长,以及软件公司创始人Rasool Jalili。受制裁个人和实体在美国的资产将被冻结。

Related Posts